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专访|电影配乐家汉斯·季默:我想继续留在《沙丘》的世界里

时间:03-1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89

专访|电影配乐家汉斯·季默:我想继续留在《沙丘》的世界里

正如“沙丘”系列导演丹尼斯·维伦纽瓦所言,《沙丘》的“成型”离不开幕后团队的发力。其中,当然也包括电影配乐家汉斯·季默的“献声”。第一部《沙丘》为季默带来他配乐生涯中的第12个奥斯卡提名和第二座小金人(上一座来自1995年的《狮子王》)。就在《沙丘2》于国内上映前夕,季默通过远程连线,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,畅谈自己的灵感来源、与影片主创成员的渊源以及与克里斯托弗·诺兰等导演合作的心得。汉斯·季默完成第一部《沙丘》后就开始写第二部的音乐了澎湃新闻:影史上,很多著名的科幻片的配乐都采用交响乐团演奏的古典乐。为什么你会为《沙丘》系列选择由合成器制作的带有未来主义色彩的音乐?季默:因为我在十几岁的时候,总是会忍不住想:为什么每次在电影里看到有火箭啊、有来自未来的东西登场的时候,往往会听到来自欧洲管弦乐团的那些由小提琴、法国号等乐器演奏的音乐,怎么就没点其他的呢?等等,我可是非常欣赏杰瑞·高德史密斯(Jerry Goldsmith),他为《异形》写的音乐实在太棒了。再说,又有谁会不喜欢《星球大战》的配乐呢?不过,当你还是一个毛头小子的时候,往往习惯去质疑一切。我觉得自己必须去创造一些新的东西。尤其当你跟一个想象力丰富、有能力构建未来世界的人一起工作,他也会不断敦促你挑战自我。更何况,我的身边还围绕着世界上最优秀的音乐家。我们又怎么能不去谱写未来的音乐、不去创造未来的声音呢?澎湃新闻:在你看来,为《沙丘》这样的系列作品配乐和为一般的单部电影配乐有什么不同?克里斯托弗·诺兰导演(左)与季默在《星际穿越》幕后制作特辑中季默:这很容易理解,如果有幸能为一部真正的好电影工作,你肯定希望还能继续做下去。记得当初我和克里斯(克里斯托弗·诺兰)一起完成《蝙蝠侠:侠影之谜》后,我们都希望能再接着拍一部。过了几年,他果然又来到了我的办公室。导演维伦纽瓦(左)与主演提莫西·查拉梅在拍摄现场能持续为好电影创作,总是很令人兴奋。之前我并不知道能为三部《沙丘》创作音乐,所以在第一部里头就注入了许多特别的、非常私人化的东西。有人说,拍电影就像组织一个家庭。但其实只有当这些人第二次聚首的时候,这个家庭才算完整。我可以举几个例子,《沙丘》的剪辑师乔·沃克,我们的第一次合作可以追溯到1988年。还有就是,虽然《沙丘》里的演员都很年轻,但我跟提莫西(提莫西·查拉梅)在拍《星际穿越》时就合作过了,那时他还是个小毛孩。而我在好莱坞第一部获得成功的作品是《雨人》,它的导演巴里·莱文森就是赞达亚主演的电视剧《亢奋》的导演萨姆·莱文森的父亲。你看,我们剧组成员之间就是有各种奇奇怪怪、跨越世代的联系。这么说吧,作为一个从法兰克福郊外的小乡村里走出来的电影作曲家,能和好莱坞共呼吸,这是一种非比寻常的美妙经历。至今我都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。《沙丘2》剧照澎湃新闻:你在第一部《沙丘》上映之后,就着手写第二部的配乐了,当时你还没看过电影,那么在创作的时候,你脑海中的影像来自哪里?是第一部的延展,还是你少年时代读原著小说时的想象?季默:我在十几岁读小说时的想象,总是萦绕在我脑海里。没错,我的确在丹尼斯完成第一部《沙丘》后就开始写第二部的音乐了。当时,他还找到我说:“先等等,还不确定我们能拍第二部。”但是,正如我之前告诉你的,《沙丘》是特别的,对我和丹尼斯来说都是如此。我们两人都是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读了小说,然后一直希望能把它拍成电影。当然,我们得先学会如何制作电影,还需要有人能提供一大笔资金,而我们必须向愿意为我们的梦想买单的人证明我们的确能做好。这是一方面。另一方面,第一部电影其实只拍到原著第一本的156页,我还迫切想看到剩下的部分,还想继续留在《沙丘》的世界里。希望能让观众感受不存在的声波世界的魅力澎湃新闻:那么,当你之后看到《沙丘2》的成片后,最满意哪一段配乐?保罗与契妮在沙丘上聊天的背景音乐是季默最满意的一段配乐季默:这还挺难选的,但我必须要说是保罗和契妮,也就是提莫西和赞达亚坐在沙丘上聊天的那段,音乐很好地渗透进整个场景的氛围之中。另外,我个人感觉结尾的那段音乐也很不错。如果仔细聆听你就会发现,里面的每一个组成元素,都能成为一段独奏,而不是像交响乐那样需要彼此配合。当你为一部电影配乐时,结尾往往非常重要,你需要很谨慎地选择音乐的构成元素,确保它们跟电影里的演员一样出彩。澎湃新闻:我发现打击乐的运用在《沙丘》系列里显得非常多元化。比如,弗雷曼部落的穴居地中,它像是在模拟人的心跳声;在捕捉沙虫、驯服沙虫的过程里,它又像是万马奔腾的踏蹄声。对此,你是怎么考虑的?季默:打击乐代表着力量,在配乐中扮演着最坚强的角色。我的回答可能有点奇怪。我认为《沙丘》里的打击乐之所以那么多元化,是因为我们团队里有三位女性打击乐手。她们赋予音乐以丰盈的美感,我也很欣赏她们充满激情的演绎方式。《沙丘2》剧照澎湃新闻:你为很多不同类型的优秀影片,操刀过同样精彩的配乐。那么,从配乐者的角度来看,你是希望观众在欣赏电影的时候能意识到配乐的存在,还是达到完全忘我的沉浸状态?季默:这真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,应该两者兼而有之吧。我很仰慕的配乐大师杰瑞·高德史密斯曾经说过一句话:既然你写了一段音乐,理所当然会希望人们能听到。对我来说,也是一样的。我觉得这些年跟克里斯托弗·诺兰等优秀导演的合作,拓展了我在音乐创作上的维度。但我还是要强调,一部电影配乐的完成,绝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。我会听取许多人的各种意见,包括如何混音、如何利用现实中的声音等方方面面。可以说,《沙丘2》可能是我目前为止最好的配乐。我们并没有在第一部的基础上止步不前。而且整部电影里没有单独出场的音乐,各种声音的交融非常丰富,这有赖于我们的音效设计理查德·金(Richard King)。我跟理查德就像是兄弟,只要我们在一起,就能携手打造出一个新的世界,一个不存在的声波世界。我希望能让观众也身临其境感受它的魅力。人们常说,电影之所以成为电影,就是因为它主要由画面和声音构成,其次才是对白。我认为,没有任何逻辑规律可以让声音跟画面相呼应,但是当你把声音跟画面结合在一起的时候,就产生神奇的化学反应,从而创造出一种全新的体验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